聿无候

手控敦(? 就、就为了囤一囤自己杂乱的记事本(。

#中岛敦自戏 ooc绝对#
自从加入了侦探社,发愣时总是不经意地去注意太宰先生的手。
缠着灰白的绷带,布料边缘交叠一点一点勾勒着那个男人手腕上分明的突骨,视线缓慢向上聚焦,绷带不知何时止住了脚步露出裹在内的肌肤,手掌肌肉均匀,不显丝毫虚肿,指节分明,手部使劲时掌背条理清晰的筋线更显手的修长。好像怎么形容都不能更确切,只能再来来回回多看几次思量用词,这样的耐看感。
真是完美的手啊,或许与其说自己是发呆时在看,不如说少有的呆滞是都在注视时。
在平时相处时明明这样的情况应该更严重,可是略微靠近大脑就已经被心跳敲打的擂鼓炸满了脑子,强迫地集中精力听清楚对方的话语。目光躲闪的游离在不远处的风景,或者装着清洁指甲里的积脏物垂着脑袋。连平静的直视都做不到,以致盯着太宰先生手发呆的时间,也仅有他把书扣在脸上小酣时了。
“这算什么啊,敦。”自嘲地小声喃喃,干脆地闭上眼睛,收回对对面沙发上睡着觉的太宰先生的目光,双手发泄似的揉乱自己的头发,把头埋进双臂间以极近的距离看着桌面的资料。
自己这么在意太宰先生的手,是想要干什么啊?
是想要被触摸头顶吧?不同于第一次他为了使月下兽无效化的轻触,而是像抚摸猫咪那样的方式吧。不可否认,答案从心底抑制不住地流出。
但要是被太宰先生知道了这样的想法…不,实在不敢想象那样的场景画面。紧拧着眉头结束与桌子间那一小段距离,额头磕在桌面上发出闷响,双手按在后颈往前乱挠着头皮。
还是就这样就好了…维持现状就够了。像是好不容易摆脱了纠缠的毛线团,终于重新抬起头坐直了身子,一副发了毒誓似的认真模样。
今天可是要整理好这些资料的,打起精神来,中岛敦!

评论